备受关注的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中案”:另有一预谋杀人受害者死于车祸

kongc 2022年7月7日21:49:33快讯评论61阅读模式

备受关注的南京女大学生被害“案中案”:另有一预谋杀人受害者死于车祸

备受关注的南京女大学生杀人案7日宣判。结果如下:2022年7月7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曹泽清故意杀人案,被告人、齐盗窃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乔红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数罪并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晨光、曹泽清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李生和他的妻子陈某平曾对媒体表示,他们的态度一直很坚定,“就是要求判焦红死刑。”事件发生后,嫌疑人焦红的家人多次打电话给他们要求理解,“但我们不会妥协。”家属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

乔红是个军事迷,此案的作案手法充满了军事色彩。他的家人说乔红精神不正常。他曾在南京脑科医院接受治疗,并服用过精神药物。但李生和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认为,洪红红从作案前的策划,到作案后陪同李生报案,都表现得非常冷静沉着。“他考虑得很周到,每一步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如果他被释放,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隐患,所以我们坚持死刑。”

重复的训练,被墙隔开的地块

李某生前住在家中,与、曹泽清相识不久。在杀死李之前,曹泽清只见过她三次。一位熟悉此案的知情人告诉媒体,为了杀死她,2020年7月初的一个晚上,曹泽清在家中密谋时,李已经在她室友的隔壁房间住了一个月,他们刚刚玩完一个“吃鸡”的游戏。三人密谋后,下楼进行了几次演练。其中,乔红扮演李某月。

据检方《起诉书》介绍,本案基本情况如下:2019年11月,被告人与被害人李某月相识并发展为情人关系。后来由于矛盾,产生了杀死李的想法,并要求和曹泽清一起杀死李某月。三人策划准备了作案工具,相机、头盔、迷彩服、背包、手包、头灯、伪装网、单筒夜视镜等,反复演练作案方法。

小区公共视频显示,去年7月9日,李某月独自离开小区。

2020年7月6日,乔红诱骗被害人李某月前往云南省勐海县,并提供资金给张晨光、曹泽清,让二被告人提前预订前往勐海县的机票。2020年7月9日到达后,张晨光、曹泽清在勐海县买了两把铁锹,走到勐海县普洱茶园的树林里挖坑准备杀害李某月。

事主到达后,两人利用“和平精英”游戏的语音功能,将事主引导至勐海县河畔梦想小区附近。张晨光用手电筒将被害人引导至挖掘点,并按照预先钻好的步骤,徒手折断被害人颈椎,致其当场死亡。这两个人把尸体抬到坑里埋了。

同月11日,张某、曹回到南京,将被害人的学生证、银行卡等随身物品和工具交给。8月4日,焦红、张晨光、曹泽清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云南省勐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此外,犯罪嫌疑人还指使被告人齐某强在江苏南京马场山景区周渔寨度假村盗窃价值1.8万元的单目夜视仪一台。之后,乔红将单筒夜视装置交给被告人张晨光、曹泽清,作为杀害被害人李某月的工具之一。

2020年8月,李生和家人在西双版纳勐海县。

检方指控,被告人洪傲、曹泽清、张晨光以暴力方法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李某月死亡,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齐某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财物,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该案原计划于去年12月在云南西双版纳中院开庭。由于被告提出排除非法证据,法庭临时通知延期审理。当时,西双版纳州中院回复媒体称,“非法证据排除”是防止正常审理被打断的正常程序,本案的审理时间不会太晚。该案最终于今年1月28日开庭。

涉嫌谋杀根据电影的军事行动守则

接近案件的人士对媒体表示,李某月是在精心布局下一步步被引诱死亡的。

在本案中,李某月只是和曹泽清向证明其勇气并“练手”的牺牲品。乔红告诉曹泽清,他想杀死李某月,因为李某月知道他的“国家安全”身份。2020年2月至3月,乔红多次提出杀死李某月。打算把李某月带到泰国淹死,或者去缅甸找个地方埋了。

杀死李某月的过程充满了浓厚的“军事”色彩。军迷乔红热爱枪支,接触过水枪。他曾经在大学从五楼摔到一楼。乔红没有正式工作,并在多个场合自称是“国安局”成员,但警方调查后认为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

乔红的一位大学朋友介绍,乔红在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读大学期间,参加过一些水弹交流活动。乔红曾经告诉他的好朋友,他曾经参加过“影子军队”。乔红喜欢近距离格斗、户外运动和真人CS游戏。在大学里,为了练习徒手格斗,乔红和他的朋友曾经砸碎了学校的三扇教室门,为此他们受到了学校的严厉惩罚。

张晨光和焦红是在健身房认识的,曹泽清和焦红是在一家军事用品店淘宝购物时认识的。为了交流军事知识,焦红、曹泽清、张晨光等人成立了一个小组,焦红任组长。前述大学校友称,该微信群名为“人民军第八军团第一特战队”(另一个是“人民军战斗团”)。

在这个小组里,乔红给每个人都起了一个绰号。他是老板,曹泽清是“黄爵士”,张晨光是“蓝”或“格里”。受害人李某月被这些人私下称为“狐狸”,简称“F”。李某月不在该群内,对该群毫不知情。

乔红负责对小组成员的考核,而张晨光告诉警察,“杀人”是他的考核项目之一。乔红坦白说,这个团体的成员必须满足两个条件:首先,他们应该能够取得他的信任,其次,他们应该有共同的军事爱好。年底于2019年加入,而曹泽清在杀死李某月(2020年7月10日)后被“证明”加入该集团。

李生和他的家人将鲜花放在女儿遇害的地方。图片来自李生微博

为了诱骗李某月去边境,红红找借口(李某月看过来和别人合影)不理睬李某月,故意和她失去联系。作为一个借口,乔红后来告诉他周围的人,他是“一个可以因为他的表演获得奥斯卡奖的人”。通过“和平精英”游戏的语音功能,李某月被一步步引诱至西双版纳州勐海县郊外。李某月对自己所处的陌生环境有些犹豫,但和曹泽清告诉她在山庄等她。

知情人士透露,张晨光、曹泽清现场指令杀死李某月,疑似模仿美国著名军事电影《黑鹰坠落》。影片的任务执行代号是“艾琳”。在实际杀死李某月时,张晨光喊出了一个类似“艾琳”的信号。之后,两人在演练中用打斗的“裸绞”法将李某月杀死。

受害者至少被谋杀了五次。

乔红的父亲是南京市政的工作人员

据熟悉乔红的南京人说,乔红的父母都是军人,他们都在2000年后不久换了工作。乔红出生在南京的一所海军医院。大学毕业后没有正式工作,在一家园博会做摄像师和接待员。受父母的影响,乔红从小就对军事着迷。她通常穿着军装,喜欢看美剧和战争电影。

乔红的父母带他去南京脑科医院接受治疗,因为他们怀疑他有心理问题。他的家人告诉警方,医院的诊断是乔红患有精神分裂症。他的家人把药放在米饭里,给了乔红。乔红发现后,有一个大场面。后来,他的家人把进口药放在果汁里让他服用。

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认为,李某月是被经过精心设计杀害的,几名嫌疑人各司其职。一个精神病人(乔红)不可能指使两个正常人(张晨光和曹泽清)去杀人。

本案中,齐某强是某健身房的私人教练,在大学当教官时认识了他。齐某强认为反社会情绪比较强烈,但对自称的身份深信不疑。齐某强将单筒夜视仪偷出来交给乔红后,乔红还批评他“偷多套”。齐某强称,他并不知道这个单目夜视仪,最终成为张晨光和曹泽清的作案工具。

据知情人士透露,乔红曾多次预谋抢劫金店和他人财物,并预谋用各种手段杀害多人。据被告人张晨光等称。提出要杀的对象有张九、张Y、徐某某、绰号神的张。

一名“人民军第八军第一特种作战部队”的成员告诉民警,乔红曾向他提及要杀死徐某某,因为徐某某当兵两年,有20万元的退伍费。杀了徐某某后就可以分钱了。具体作案手法,洪红提到他在山上诱骗许“扭脖子”,或者诱骗到菲律宾制造溺水假象。乔红还告诉这个小组成员,他在巴基斯坦“杀死了一个外国人”,但这个小组成员认为,上述所有只是乔红的吹牛。

证据显示,洪红至少5次提出要杀死李某月。最早的一次是2019年12月,他们刚认识一个月。杀人的原因是李某月无意中听到了乔红和“国安局老板的讲话”。杀害李某月的方式包括诱骗李某月到泰国游泳,提前找人潜入水中,在李某月经期过期时用网缠绕,造成溺水死亡的假象。

7日,李生前往西双版纳中级人民法院。

同时一名谋杀受害者意外死亡。

在预谋杀害的众多人员中,有一人在李被杀后一个月左右死于车祸。

媒体确认死者名叫张久,死亡时间为2020年8月10日。那天,张九在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被车辆撞死。

玖的女儿叫张Y,张Y是本案另一被告人的女朋友。江苏宿迁人,张晨光人,张Y,曾经在张晨光老家小区的一个小店打工,所以张晨光认识Y

2020年5月,张晨光在西双版纳勐海县工作了一周。当月,乔红带着张Y乘飞机到云南找,理由是张Y自称被父亲虐待过。张九以女儿被拐未成年为由,向江苏、云南警方报警求助。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焦红被航站区的警察询问。之后,张九带着女儿回了江苏。此后,焦红多次提出要杀死张九和她的女儿张y

根据张晨光的供述,焦红认为张晨光的名字应该保密,但却被昆明警方知道了。认为张Y出卖了所有人。

乔红曾经提出过多种杀死张九的方法,比如利用张Y家t

但张九最终意外身亡。知情人士告诉媒体,2020年8月10日,张九在老家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遭遇车祸身亡。他的死亡时间是焦红等人被警方逮捕后一周(焦红于2020年8月3日被捕)。这起交通事故,肇事者第二天才投案自首,自称“醉酒打人”。据张y说,她对父亲意外死亡的第一反应也是“被乔红等人杀害”,但张y自称年纪小,缺乏提问的勇气和能力。

:7上午,本案代理律师杨柱赶到昆明中院,通过视频等待西双版纳中院的宣判。

媒体了解到,勐海县警方和西双版纳州人民检察院曾就张九死亡问题询问江苏有关方面,得到的答复是与乔红无关。6日,勐海县警方回应媒体称,勐海县警方对张九死亡一事高度重视,“已做核实”。

鉴于张九曾是杀人目标之一,及其代理人杨柱曾希望有关方面密切关注张九的死因,最好与李某月一起调查这起杀人案。李生说,泗阳县警方曾多次去他家,说张九的死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我对他们的结论深感遗憾,但这未能消除我的怀疑”。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kongc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7日21:49:3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anjingkuaibao.com/111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