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万多字的“陈情书”催地产商复工 郑州670名硕博业主被烂尾楼套牢:我们不要烂尾楼

kongc 2022年6月22日21:19:51快讯评论50阅读模式

7万多字的“陈情书”催地产商复工 郑州670名硕博业主被烂尾楼套牢:我们不要烂尾楼

在6月19日的会谈后,郑州魏勇金桥西塘的业主在24小时内发起了三场“运动”,以表达他们对最新解决方案的关注。写文章不是业主的日常,但自从魏勇金桥西塘项目停工后,对他们来说却是家常便饭。今年5月,一份名为《人间剧本,两千作者》的文件在网上流传。这份文件有7万多字,浓缩了魏勇金桥西塘200名业主因停工而由喜转忧的生活。从动笔到动笔用了两天两夜。

卫津桥西塘位于河南省郑州高新区。它是由当地房企魏勇和金桥联合开发的。该项目共规划了2515套住房。自2020年8月开盘以来,该项目已售出1700多套房屋。有业主统计过1172个家庭的学历。拥有本科以上学历的业主及其直系亲属高达1983人,其中硕士研究生481人,博士研究生189人。很多业主选择来郑州是因为人才引进政策。这些家庭中至少有246户享受郑州市的人才补贴,因此魏勇金桥西塘也被称为郑州乃至河南的“最高学府”。

这些业主来自各行各业,有医学博士、大学教授、公务员、高科技工作者,也有在一线城市工作但有回郑打算的高学历人才。目前他们自发组成法务组、监理组、视频组,与房企、政府部门沟通协商。自去年12月以来,魏勇金桥西塘已经关闭了7个月。有业主对媒体表示,经过反复努力,不仅问题没有解决,结果离预期越来越远。“而且你了解的越多,发现这件事越复杂,对未竟事业越担心。”

“老实说,我们都快崩溃了。”一位业主向媒体表示,由于平日里经常需要与房企和政府部门面对面沟通,“跑得太辛苦影响了工作,被最后一家公司劝阻”,而更多的业主则心灰意冷,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充满激情的决定。

房地产停工困住670位大师

“我是河南人,有很重的乡土情节。当我回到郑州时,我希望离家更近。”微金桥西塘老板沈匡(化名)在综合考虑其他因素后,硕士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河南省会城市郑州,而当时他已经拿到了几个一线城市知名公司的录用通知书。

沈括所说的“其他因素”主要是指郑州的人才引进政策。媒体称,2020年9月,郑州出台《关于实施黄河人才计划加快建设人才强市的意见》。该政策在项目引进、人才资助、生活保障等方面对五类人才给予了特殊支持。

其中,最大的受益群体是“青年人才支持工程”。全日制博士研究生、35周岁以下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生、技工院校储备技师(技师)毕业后3年内(优秀留学人员毕业后6年内)来郑州工作的,按每人每月1500元、1000元、500元的标准发放生活补贴,最长36个月。在住房保障方面,对符合条件的博士、硕士和“双一流”本科毕业生分别给予10万元、5万元和2万元的首次购房补贴。

人才引进政策不仅吸引应届毕业生回流,也吸引已在省外就业的高学历人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程青对媒体表示,自己的学历符合落户和优惠购房的要求,所以先落户郑州买房。“本来打算明年年底把工作调回来,因为我们公司在郑州也有业务”。人才引进政策面向郑州全市,而魏勇金桥西塘所在的高新区管辖面积虽不到全市的2%,但区内高新企业总数却高达1123家,占全市的38.5%,全省的17.8%(注:郑州高新区创新发展局2020年数据),促进了大量人才涌入高质量、就业机会密集的高新区。

高新区有郑州大学、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郑州轻工业大学、河南工业大学等四所高校,均位于魏勇金桥西塘4公里范围内。在多重因素的共同推动下,魏勇金桥西塘已经成为郑州乃至河南省最具文化底蕴的建筑。然而,不同的业主告诉媒体,虽然该物业是由魏勇和金桥联合开发的,但业主都是为了魏勇的名气。所以,“守住魏勇”是魏勇金桥西塘停工后,房企、政府、业主协商解决方案时,业主不能退让的底线。

“金桥在郑州连个官网都没有。没有魏勇金桥西塘,我们不会知道金桥。”其中一位业主说。据天眼了解,金桥成立于2017年,而魏勇官网展示公司成立于2005年,共开发了36个项目。魏勇虽然面积不大,但在过去的17年里,它以其质量在郑州积累了良好的声誉。“十年后,我再看西塘”,一句过往建筑的广告语,足以让购房者对魏勇金桥的西塘投下信任票。据媒体介绍,“东塘”是指位于郑州市金水区的魏勇东塘。该房地产项目于2011年5月开盘,2013年交付业主。开盘的时候和周边楼盘价格差不大。但据科控股(Ke Holdings Inc .),5月东塘二手房参考价格比周边社区高出4000-10000元/平方米。

“我们买的是魏勇的质量。说实话,魏勇金桥西塘每平米价格比周边贵几千块钱。”业主沈匡表示,如果物业失去了魏勇,那是无法接受的。

股东纠纷引“大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魏勇金桥西塘项目地块原是郑州锅炉厂的厂址,是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果股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崔洪起经营已久的地块。2019年4月,郑州锅炉厂搬迁至荥阳市锅炉制造基地,原址土地性质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居住用地。

“崔洪起做锅炉厂起步一半,这个项目也起步一半。另外,经营这块地也有资金压力,所以他一直想找个品牌合作。他之前找过建业和剑桥,最后协商不成,后来又找了魏勇。”

天眼查显示,2014年9月,正果股份负责人发生变更。变更后,崔红旗成为正果股份法定代表人;与魏勇合作开发魏勇金桥西桥的郑州金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成立于2017年。金桥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是崔长虹。崔红旗本人在金桥没有持有任何股份,也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但各种信息显示,金桥的实际控制人为崔红旗。

魏勇回应媒体称,2019年年中,正果旗下金桥地产与魏勇地产达成合作,并于2020年初签约,按照51%和49%的股权比例成立项目公司郑州金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威实业”)2020年6月,金威实业以底价12.77亿元竞得魏勇金桥西塘项目地块,折合地价958.42万元/亩。两个月后(2020年8月),魏勇金桥西塘开业。

“合作协议约定,项目公司(即金威实业)所有收支账目由双方共同监管,金桥负责资金和土地运作,魏勇负责交易和整体规划、设计、运营、管理、建设、销售等。、魏勇物业管理公司负责项目销售期间及交付后的物业管理。”魏勇补充道。因为魏勇是著名的,许多购房者争先恐后。媒体了解到,该项目共规划了2515套住房。2020年8月开盘后,40天卖出380套房子,总金额7亿元。目前,剩余的784套房屋仍未售出。

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基于在魏勇金桥西塘项目上的良好合作,魏勇、金桥联手河南蒂奇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蒂奇科技城)、国有东龙全资子公司河南湘东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香),以郑州正西魏勇实业有限公司、河南清控科技城有限公司的名义,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控科技城)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帆公司”)成立,并于2021年6月3日以底价34.68亿元竞得郑州北龙湖两宗地块(以下简称“北龙湖地块”)。

“魏勇金桥西塘位置非常好,附近有地铁和大学,所以我们几乎没有去看其他项目,就决定了住房。这个楼盘当时还挺得意的,不接受组合贷款我们也认了,就拿了纯商业贷款。”一位业主说。

业主们以为买了房子后,安居乐业的生活很快就要开始了,却不曾想,这是一场噩梦的开始。沈匡说,去年12月,他就已经听到了房地产被叫停的消息。“但因为郑州每年冬天都有环保管控,我们以为可能是为了环保,就没怎么关注。但是过年了,看到过年了有一些房地产的人回来了,但是西塘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就担心了。后来主人通过各方面打听,才知道魏勇和金桥正在闹分手,而且已经到了“临界点”。

每月5-10日,魏勇金桥西塘会在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发布致业主的信,通报工程进展,但今年2月该信已被叫停。业主们原本只希望魏勇金桥西塘复工,后来听到了魏勇即将退出魏勇金桥西塘项目的传闻。为了推动复工,留住魏勇,业主们全力以赴,却牵出了一起魏勇金桥西塘因北龙湖土地挪用监管资金导致建设资金枯竭的大案。

“我们现在担心这栋楼会有不好的结局。我们对它了解得越多,它就越复杂,我们就越担心结局。两百多万人进去了,我们自己还有30年的房贷。我和妻子每个月都要拿出很大一部分工资来还房贷。”沈匡说,出事后,魏勇金桥西塘经常急得睡不着觉,却要默默承受所有的压力。

16亿监管资金被挪用。

业主向媒体提供了5月18日召开的多方会议纪要。媒体称,为解决魏勇金桥西塘停工问题,郑州高新区管委会成立项目专班,与项目公司金威实业、魏勇金桥及业主进行会谈沟通。

据媒体介绍,参加此次会议的有高新区管委会、魏勇、金桥的专项小组。当天,创始人魏第一次与老板见面,李伟的女儿、执行主席李玲玲也参加了会见。但金桥实际控制人崔红旗并未出席会议,仅派了一名未授权代表出席。据业主和魏勇介绍,自从魏勇金桥西塘和北龙湖地块出现问题后,崔红旗和金桥一直对解决问题持消极态度。

“崔红旗不接电话,连管委会的电话都不接。”不同的业主进一步向媒体补充说,金桥的代表只是做好每次会议的记录,并向公司汇报,但下次会议不会带来公司的反馈,魏勇也没有否认上述说法。

媒体试图联系金桥的几位管理层,但管理层没有以任何方式回应。打电话给金桥大股东、法人代表崔长虹时,对方得知来意后说“你打错了”。5月18日的会议纪要显示,魏勇金桥西塘项目资金总额为39.9169亿元,其中销售货款33.7909亿元,贷款余额6.126亿元。“崔(红旗)共挪用16.1588亿元”。

上述资金流向五个渠道:一是“总经理崔牵头挪用西塘销售款10.115亿元,经其实际控制的河南清控通过多个关联公司挂账后,最终注入北龙湖区块”;二是“崔提前转让西塘项目土地出让金,共计39966万元”;三。“总经理崔以‘协调借款关系购买不良资产’为名,从西塘项目支出16249万元”;第四,“崔个人消费总额”;五“西塘工程至北龙湖工程预付款1941.2万元”。

根据会议纪要,上述资金流向在会议现场得到了魏勇和金桥双方的确认,魏勇也没有向媒体否认。

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由于金桥是魏勇金桥西塘的土地运营方,负责与魏勇合作的融资工作,被分流的资金流中的“土地溢价”是双方合作协议的约定,而“协调贷款关系购买不良资产”是向银行融资时的搭售条件,但注入北龙湖地块的10.115亿元,原本是崔洪起承诺最长一个月归还魏勇金桥西塘,但崔洪起没有。

北龙湖地块土地出让金共计34.68亿元,国资东龙全资子公司赢者一帆公司、魏勇实业、清控科技城(即金桥)、湘东地产、蒂奇科技城四大股东分别持股30%、30%、30%、10%。会议纪要显示,北龙湖地块实际投资31.155亿元。

根据以上信息综合计算,该地块尚有3.525亿元土地出让金未缴纳。根据出让条件,该地块出让金支付期限为《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签订之日起30日内。根据魏勇和业主提供的信息,未付的土地出让金已经产生了滞纳金。

根据会议综合纪要和魏勇公告,北龙湖区块实际投资31.155亿元,其中崔洪起从魏勇金桥西塘挪用10.115亿元;还包括以金威实业为融资主体,占用银行对魏勇地产集团的授信额度,由魏勇地产集团担保的融资总额为11亿元;向地产(即东龙)以自有资金出资3.99亿元;土地经营者蒂奇以自有资金投资3000万元。

北龙湖区块未按股东实际股比出资,永卫方也未回应关于北龙湖区块的质疑。不过,另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在这块地块上,魏勇和金桥仍参照魏勇金桥的王喜项目进行分工,即金桥负责土地运营和融资,但金桥并未履行承诺。

因此,北龙湖地块可能会陷入被政府收回的境地,并且由于挪用的资金无法返还给魏勇金桥西塘,项目无法开工。

主人质疑最新的饮鸩止渴计划。
会议纪要显示,除挪用资金外,魏勇金桥西塘已支出和监管资金共计237581万元,其中工程监管资金9100万元,项目若要交付还需239300万元。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工程款、到期贷款和支持项目后续建设,魏勇金桥西塘已经停工。

涌金桥西塘项目所属公司金威实业3月28日发布公告称,经各方共同努力,西塘项目已复工,一般工程款已于3月27日支付到位。但不同业主向媒体反映,项目现场一开始确实有20多人在施工,但施工进度极其缓慢,业主调侃为“表演式复工”。

由于魏勇金桥西塘还有784套未售房屋,可以形成销售款,但如果不能支付工程款和到期贷款,复工将无法进行。因此,归还被挪用的资金是魏勇金桥西塘项目复工的关键。

事实上,魏勇和金桥在谈判过程中都曾一度陷入僵局。金桥曾要求魏勇退出魏勇金桥西塘项目,但4月魏勇表示“坚决不退出西塘项目,并坚持退出北龙湖2地块,必须收回转让款”。同时,提出了两大解决方案。

一、魏勇与金桥继续合作,遵守项目之初的合作协议,确保魏勇在西塘项目的实际管理权,金桥退出日常管理。魏勇承诺保证合作方的合作投资收益,双方可以签订固定成本。超出固定成本的费用将由魏勇单方面承担。

二是金威实业向魏勇金桥西塘项目公司借款11亿元(即注入北龙湖地块的资金)偿还后,金桥退出项目股份。魏勇应根据双方实际最终净利润向金桥方提前支付应得的利润份额。

魏勇在声明中称,公司“不断积极与金桥沟通,推动项目进展,但始终被崔洪起先生回避或拒绝”。

5月18日的会议记录显示,崔红旗在5月16日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但魏勇和业主都没有批准该方案。该方案提出,金桥愿意退出魏勇金桥西塘,但要求魏勇提前向金桥支付该项目的利润。同时,崔红旗提出西塘在北龙湖区块投资21.115亿元(其中金威实业贷款11亿元,西塘项目10.115亿元),其中金桥支付17.15亿元,剩余4亿元返还西塘,但未提出具体方案。此外,崔洪起提出引入中国电建。但如果魏勇退出北龙湖项目,则需要支付本息,“电力建设资金到账后支付”。魏勇需要与蒂奇科技城、清控合作,将股权质押给中国电建,“办理各种手续需要60个工作日左右”。

对于崔红旗的提议,魏勇和业主的态度基本一致,即首先归还魏勇金桥西塘被挪用的资金,以实现项目的正常建设,确保项目能在2023年底如期交付。

业主媒体称,6月19日上午,高新区管委会专班组织金威公司(即金桥西塘项目公司)、业主代表及国资公司相关人士开会,提出高新区国资平台公司郑州高正置业有限公司介入魏勇金桥西塘项目的方案。“它的作用是确保融资和建立基金。如果未来两家公司(魏勇和金桥西塘项目公司)的矛盾得到解决,金威(指魏勇金桥

根据业主提供的会议记录,专门小组解释该方案的想法是将剩余的784套未出售房屋抵押给高正房地产,而不是银行。此后,高正地产将以高辛SDIC的信用贷款3亿元,支持3-6个月的全面建设。之后可以通过房屋转卖解决项目资金问题。那么,784套房子的销售额就要13元-14亿元,而建设只需要12亿元左右。

会议纪要显示,金威公司(即金桥西塘项目公司)在会上表示“剩余建筑安装费用约11.6亿元,税金还需12亿元,管理及销售费用约8000万元,肯定会延迟(交付)。延期交房款和两个单位的索赔至少0.5亿元,合计约25亿元”。

业主们对媒体表示,他们担心国有资产的干预计划只是饮鸩止渴,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即资金被挪用)。如果在用完3亿元后房子还卖不出去,魏勇和金桥的谈判将无果而终,这将导致项目再次停工。对于方案的疑问,媒体致电高新区专项小组,相关人士回应:“目前西塘项目各省市均已介入”。6月20日,魏勇回应媒体称,目前郑州市政府已经介入。“它要求郑东新区(即北龙湖区块所在区域)与高新区管委会联动,合并两个区块,现在正在讨论中。然后中国电建也进来了。”但并没有掌握最新的谈判进展。魏勇表示,不会对最新的“国有资产干预计划”置评。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kongc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2日21:19:5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lanjingkuaibao.com/458.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